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日期:2020-06-04/ 分类:公式专区

奥斯汀在房间里焦躁跺着脚来回走动,就好象是一只被困在窄小牢笼中的猛兽。不仅如此,现在充斥在他瞳孔中的已不再是敏锐而犀利的目光,而是沮丧与不安的血丝。夜晚的奔波早已结束——在尚未看到首都拉山德城高耸的城墙前,炎魔和地狱犬就已放弃了对骑士团的追击,此刻部队已回到了首都内的骑士团总部中,也就是剑圣所在的这处城堡内。然而,虽然避免了全灭的结果,但现在的局面对于奥斯汀来说,依然很糟糕。“统计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一旁的死灵法师叹了口气,“昨晚的交战中,共有一百二十一人战死,再加上在追捕圣骑士中损失的骑士和士兵,总共的死亡人数是……一百八十三名。伤者的数目则超过了两百人,法师们现在都忙不过来了。”“该死的~!我真是倒霉到了极点~!”奥斯汀猛地一拳打在墙上,“这简直就是童话~!恶魔,天~!如果他们能说话我非得好好拷问一下,那些家伙究竟为什么要袭击我们~!而且偏偏挑在那个时候~!”“更糟糕的是军用辎重都丢了,目前我已经派遣了一千五百名城防队士兵前往昨晚的战场了,不过估计收获不会很大,那场森林大火会把一切都变成灰烬。”托马斯避开了对方愤怒的目光,继续冷酷地说明情况,“这么一来,我们的直属部队可说是存步难行,而骑士团的三万名主力又无法在这种行动中发挥作用,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了。”“等待~!本来我们还有反击的机会的……真该死……”剑圣掀开窗帘,呆呆的望着城外广袤的森林,此刻树木们正沐浴在清晨的潮湿雾气中,而自己的猎物就隐藏在那片绿色的某处。不过,托马斯事先做好的预防措施多少令他得到稍许安慰。死灵法师在那名青年法师的衣服上缝进了一条魔法线,它会产生微弱的魔力波动,并使之与周围空气中的魔力混合在一起。即使是高阶法师,不使用特殊的法术也无法察觉。而制作者本人却可以依靠水晶球来探知到这条线——也就是猎物——所在的位置。但现在,那颗平稳地放在桌上的水晶球却毫无动静——魔力波动仅能传递五十到六十公里的距离,再远就消失了。“他们并没有进城,聪明的决定。”“是吗?说实在的,即使他们进城,我也未必有把握取胜。”奥斯汀自嘲地笑了笑。“那个能对付剑斗气的人叫卡奥斯是吗?”“我原以为我的剑斗气足以斩开一切,但他却斩开了我的剑斗气。”剑圣下意识地摸着额头,霜恸造成的伤疤已经为魔法治愈,但刻在他内心深处的烙印却依然如旧,“说老实话,我第一次觉得有点束手无策。”“别担心,我的团长,”托马斯拍了拍他的肩膀,“会有办法的,战斗的方式有很多种,正面交锋只是其中之一。我会在法赫多德找到能对付他的合适人选。”“希望如此。”奥斯汀点了点头,下一刻,两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突兀的敲门声上。“奥斯汀大人,国王陛下想要见你。”一名高阶骑士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不安的神色。“现在吗?”“是的,大人。传唤官还等在城堡的会客室中。”“那么好吧,我也正想看看可敬的国王现在是否别来无恙呢,”剑圣耸了耸肩,随后转向了一旁的死灵法师,“我这就去见他……还有那些大臣们,这里就由你负责了,托马斯。”“要小心行事,团长大人。”对方在“团长”二字上加重了语气。“当然。”奥斯汀摆了摆手,随后走向了走廊尽头的会客室。他很清楚目前的状况,在宫廷中对自己的作风感到不满的贵族并不少,而这次的失败很显然会让处境变的更糟——法赫多德的国王是个缺乏主见的人,他的目光只会停留在眼前的利益上,而非更远。但奥斯汀也同样清楚,国王与贵族们离不开他。除了赫赫有名的剑斗气的使用者以外,还有谁能抵挡的住路维丝联盟的侵犯?如果联盟不存在的话,我是否会变得和你一样,森林之子?剑圣想起了死于自己剑下的老对手。真有趣,我的存在竟然是以联盟的存在为依靠的。但是……无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一定要以自己手中的剑,复兴这个国家~!我一定会知晓那个能扭转一切局势的秘密,并得到隐藏在其中的力量~!即使付出生命也再所不惜。“如果要学习‘云耀’,就得先了解剑斗气的产生原理,这样你们才会知道为什么要那么做。”罗兰扫视着围坐在身旁的三名年轻人,夜幕早已静悄悄地降临,此刻赶了一天路的队伍在一个隐蔽而安静的地方扎下了营,眼前的篝火正欢快地舞蹈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而卡托丽和雷恩则仿佛忘却了自己的圣骑士身份,而象是最好奇的学生一般,认真地聆听着猎魔人的每一句话,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就连一旁对剑术毫无兴趣的法师也竖起了耳朵。“剑斗气的使用者们拥有将怒气转换成物质性攻击的力量,当他们挥剑的时候,怒气就会顺着锋线激射而出,并以剑刃的横切面为边界,凝聚起上下两侧的气流,最后形成风刃——这种气刃和魔法造就的风刃是完全不同的——就最简单的‘震空’层次来说,风刃分为三层,剑面上侧的凝聚气流是一层,下侧是另一层,而中间,就是将两层气流连接起来的怒气层。战胜剑斗气的关键,就是要摧毁凝聚起风刃的怒气。”“只要将风刃夹层中的怒气层击碎,那么锐利的气刃本身就会失去凝聚力,解离成普通而无害的气流。”“听起来似乎很简单……”雷恩评价道。“任何剑术理论听起来都不会很复杂,直到你打算去掌握它,或者是对抗它。”罗兰耸了耸肩膀,“要知道,在‘震空’之上还有两个层次的境界,‘碎石’是依靠两道怒气交叉形成的十字来凝聚气流的,最高境界的‘断山’则是更为牢固的旋涡形怒气,以此形成的剑斗气可说是冲击波一般的力量。不仅如此,我所说的这些都只是基本型,每个剑圣都会在此之上衍生无数的变种,以适应战斗的需要——比如那个法赫多德人所使用的点式攻击和多层风刃。在危机时刻,他们也有可能不按常理出牌。”“换句话说,要想摧毁隐藏在坚固而锐利的气流之后的怒气,仅仅靠记住剑斗气的结构是不行的。所以,我们就需要使用一种更强的技巧,‘云耀’。”猎魔人给出了这样的结论,他说着站起身,并抽出负在背后的那柄巨剑,“现在仔细看着。”罗兰对着手掌中的一片树叶吹了口气,那又薄又轻的叶片立即在空中飞舞起来。下一瞬间,在其他人的视线捕捉到攻击的景象前,霜恸的锋刃已划开停滞的空气,并将树叶一分为二,只留下一道令人眼花的冰蓝色残像逐渐地在火光的映照中淡去。一秒以后,重剑挥舞所带起的狂风突然爆发,刮过众人的脸庞,并令营火抖动着,发出呼呼的声音。卡托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把散发出寒冷气息的武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要斩中自由下落中的物体并不是什么难事,关键问题是树叶实在太轻了,只要被风一吹,就会到处乱飞,即使对于使用细刃剑的人来说,要使出不带动气流的挥砍动作也是非常困难的。但卡奥斯居然能压制住那柄巨剑掀起的剑风,在树叶被吹跑前将之削断~!究竟要怎样才能做到这种程度~!?“高阶剑士一次呼吸的时间被称为‘分’, 老奇人单双二肖公式其十分之一被称为‘秒’, 精选24码期期准接下来的十分之一是‘系’, 精选一码期期准然后的十分之一是‘忽’, 香港六合挂牌挂资料再然后的十分之一则是‘毫’,而‘毫’的十分之一就是‘云耀’。那是与闪电相等的速度。在‘皇帝’雅加西所创造的剑术中,‘云耀’所具有的含义则是集中力与速度的最高境界与完美协调。”罗兰收起了剑,一边踱步一边说着。“剑斗气本身几乎是透明的,而且飞行速度极高,要想在那么短暂的时间中辨别出气刃的结构很不现实,但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剑圣的出剑轨迹来判断出剑斗气的解离点,这需要非常高的集中力,误判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带来致命的错误。”“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按照剑圣的出剑轨迹来解离进入攻击范围的剑斗气,如果动作足够精确,就可以摧毁所有隐藏在其中的怒气层,但不仅如此,还要记得保持斩击速度——要快得足以在气刃咬入你的身体前终结它,否则最后的结果还是死。”“看来这似乎和镜子把戏有点类似,我们必须通过再现剑圣构筑剑斗气的动作来摧毁剑斗气。”卡托丽形容着自己的感受,并等待临时老师作出评价。“没错,但在实际情况中你会发现节奏要快的多,每击碎一道气刃,你的眼睛都会被由此引发的狂风吹的睁不开,更糟糕的是,剑斗气可不是树叶,虽然只是密度不同的空气构成的,但它却坚固而锋利,要在切入时保持攻击的速度很困难。”死亡骑士因女孩的聪颖而露出会心的微笑,“无论如何,原理就是这些,接下来就是实际的练习了,我会告诉你们剑刃与气流之间的微妙关系,以及如何在短时间内进入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记住,只有当你的剑能抢在剑风之前削中目标,才算是达到了‘云耀’的境界。”“那么现在就开始吧~!”卡托丽和雷恩立刻站起了身,并异口同声的要求道。“看来今晚似乎不需要布置防御法阵了……”修因无奈地打了个呵欠。在女孩察觉之前,朝阳已悄悄地浮出了地平线。脆金色的光芒在茂密枝叶的梳理下,描绘出一道道清晰的线条,呈阶梯状散落在林间,就好象是竖琴的琴弦,棱角分明而又不失弹性。一片翠绿的树叶缓缓落下,轻柔地拨过那些琴弦。下一瞬间,耀眼剑芒的急掠惊醒了静止的空气,少女手中的短剑就象闪电一般削向眼前的目标。结果……还是不行~!卡托丽睁大眼睛看了半天,最后终于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削中——那片叶子已经嬉笑着飞到了三米开外,稳稳地着落在地面,而且毫发无伤。女孩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脑海中浮现出了猎魔人昨天说过的话。“‘云耀’不仅可以用来对付剑斗气,在平时的战斗中也很有帮助,毕竟集中力的高低是攫取胜利的关键因素之一。但别以为可以轻易掌握这些,据我所知,近年来联盟之中只有被称为光之指引者的尤瑟尔领会了‘云耀’的奥义。”只有伟大的光之指引者才了解的战斗方式,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许的确太过勉强了。卡托丽安慰自己,但下一瞬间,她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瞳孔中掠过一丝深邃的阴霾。那么……黑暗之鹰呢?他曾经是尤瑟尔的学生,他是否掌握了这种剑术的最高奥义?如果黑暗之鹰同样领悟了‘云耀’的话,那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又应当如何去面对他?要证明自己的正确,就一定要在所有的方面都超越罗兰·斯特莱夫才可以~!“继续练习~!”卡托丽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再度聚精会神地握紧手中的短剑。为了约瑟芬,也为了我自己,必须掌握这种技巧~!从罗兰接受卡托丽的邀请算起,今天已经是四人共同旅行的第五天了,公式专区拉山德城早就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面,而法赫多德骑士团似乎也在与恶魔的交战中损失惨重,至今没有什么明显的动向。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的死亡骑士,此刻打算借着晨间的休息时间转移一下注意力,他抛下了负责早餐与整理的两名年轻人,缓缓地在林间踱步而行,让紧绷的身体感受着温暖而潮湿的朝气。很快,那水色的瞳孔就捕捉到了女孩窈窕的身影,罗兰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在茂密树叶的遮掩下静静地看着她。卡托丽挥剑的动作有力而不失轻灵,那柄短剑在她的手中收放自如,就好象是飞舞在空中的夜光蝶一般。迪莉西亚是位好老师,而且卡托丽也具有极高的天赋——比那名叫雷恩的圣骑士高得多,这令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领悟出剑术的本质。但罗兰非常清楚,光具有这些,还不足以达到‘云耀’的境界。还需要另一样不可或缺的东西。舍弃一切的执着。少女黑亮的短发顽皮地跳跃着,翡翠色的双眸中正映照出清冷的光辉,但死亡骑士的双眸却失去了聚焦,并缓缓映照出十五年之前的景象。那时的罗兰正被仇恨的火焰啃噬着灵魂,为了能得到足以向整个联盟复仇的力量,年轻的剑士舍弃了路维丝的信仰,并义无返顾地离开了收留自己的精灵之国,踏上了寻找传说之剑的旅途。然而,在北地他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终年为冰雪覆盖着的诺德森大陆人迹罕至,矮人们都躲在幽深的地下城市中,地表则充斥着擅长放毒的蜘蛛战士,再加上各种具有奇异能力的怪物,以及随时可能出现在头顶上喷吐冰棱的白龙,这个复仇者发现自己寸步难行。每一次遭遇战都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生存下来,不仅如此,几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风雪和食物的极端匮乏,就好象最专横的魔王般,嘲笑着苟延残喘的渺小人类。即使是最老练的游侠也无法在这种环境下生存。如果不能让自己变的更强,那一切就将在此止步,真相将随着自己的尸体一同被掩埋在冰冷彻骨积雪中。为了能活下去,罗兰变成了另一个自己,一个只专注于战斗和食物的猎人。他变得富有攻击性,象怪物一样昼伏夜出,而且很快具有了比往常敏锐的多的直觉,那柄巨大的剑让他在一次又一次的对决中生存了下来,年轻的剑士终于也习惯了食用死去怪物的肉体——尽管蜘蛛战士的腿肉煮上六个小时也不会烂,但至少那可以让他活下去。在北地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与两名矮人的遭遇中,他甚至在一瞬间产生了那样的念头:为什么不试着猎杀他们呢?也许老矮人的脂肪会比冰雪魔猿肉要嫩一些~!即使是现在,想起当时几乎一念之差的情形,那个完全只根据本能行动的、野兽般的自己依然令死亡骑士全身发冷。但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为了能生存下去,为了能够再次站在艾拉泽亚的大地上,为了能向温达姆挥出复仇之剑,舍弃一切的罗兰领悟了尤瑟尔曾教导过,但他却一直无法掌握的战斗技巧——‘云耀’的最高奥义。那么,你能领悟吗?猎魔人的思绪转回了眼前,水色的瞳孔凝视着少女窈窕的背影。你也渴望复仇,不是吗?为了约瑟芬而向剑圣复仇,以及为了艾拉泽亚……向黑暗之鹰复仇,你也打算舍弃一切吧?我们很相似,也许就是因为我们同质的灵魂与对复仇的渴望,我的视线才会被你吸引住。没错,你和七年前的我是一样的,我们是同类。“提剑的姿势很不错。再这样下去,你就能练成大陆第一的居合拔刀术了。”罗兰的声音从一侧传出,打断了卡托丽的练习。女孩循声望去,猎魔人正巧妙地避开树枝的拉扯,向着自己缓缓走来。“拔刀术~!和在贝利尔村见面的时候相比,你似乎长了不少幽默细胞。”少女撇了撇嘴,装出生气的样子。“你才仅仅练了四天而已,别太心急,剑术绝非一日可成。”“但糟糕的是,我对这种技巧完全没有任何概念……”卡托丽摇了摇头,“即使了解了原理和练习的方式,但似乎总也无法领悟到其中的真意,到现在我都还只能在‘云耀’的门外徘徊。”“那是因为光凭天赋,耐心与毅力,还不足以达到领悟‘云耀’所需要的必要条件。”死亡骑士的眼中掠过狡黠的微光,“还需要另一样东西——执着而单纯的心。”“那是指什么?”“你知道人们是怎么称呼那位‘皇帝’的吗?——剑之主。据说他既不为正义战斗,也不为邪恶挥剑,无论站在面前的是谁,雅加西都会上前挑战,并将对方击败。”罗兰凝视着聆听故事的女孩,“权力、荣誉、正义的事业或者是邪恶的引诱都吸引不了他,雅加西只执着于剑,他只为练剑而练剑。而最终,眼中只看得到剑的他,创造出了能战胜剑斗气的最高奥义——‘云耀’,雅加西也因此成为了永恒的传说。”“只为练剑而练剑,这就是所谓单纯的心吗?”“是的,比起拥有能变强的天赋,想要变强的欲望才是领悟的关键。卡托丽,你必须明确自己学习‘云耀’的目的,比如说……复仇。”当这个滚烫的词语滚过死亡骑士冰冷的舌尖时,罗兰的瞳孔之底不由自主地闪现出灵魂颤动的火光。“复仇,没错,那的确是种强大而单纯的动力,但是……”卡托丽紧盯着对方水色的双眸,“我不希望那成为我学习‘云耀’的唯一理由,也不希望我的心被复仇左右。”“复仇并不是需要消弭的恶念,”猎魔人耸了耸肩膀,“当然,如果那对于圣骑士来说是禁止的话……”“路维丝的教义中并没有提到复仇之类的事,这是我自己的原则,”少女摇了摇头,“卡奥斯,你知道亡灵战争的事吗?”罗兰点了点头。“路维丝历二二七年,亡灵战争的第一年,那时出现了一个非常强大的死亡骑士。他曾拥有众多的头衔,‘艾拉泽亚之骄傲’,‘北地的征服者’,‘白龙之领主’,但现在,他被人们称为‘黑暗之鹰’。”“罗兰·斯特莱夫。我知道这个名字。”猎魔人的表情变得十分微妙,“据说他是个叛教者。”“他是个复仇者。一切的起因是由于艾拉泽亚的国王温达姆,那个懦弱的男人为了苟且偷生而将罗兰的恋人放上了祭坛,国王还试图杀死罗兰灭口,但失败了。活下来的罗兰不惜成为死亡骑士也要得到力量,最后他带着势不可挡的亡灵大军回来了,在短短的一年内就打到了艾拉泽亚的首都,并杀死了自己的仇人。”卡托丽一字一顿地回答,“当然,在这整个事件中,我的父亲温达姆·奥兰德是罪有应得的。”在说这段话的时候,女孩翡翠色的双眸一直凝视着罗兰,连眨都没眨一下,而那清脆的语调中,也完全感觉不出颤抖、犹豫或是伤感。“很少会有人这么评价自己的父亲。”沉默半晌,猎魔人简短地回答。“你知道吗?‘温达姆·奥兰德是罪有应得的。’这句话……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说出口。”少女的目光飘向了远方,“十四岁那年,养母迪莉西亚告诉了我关于那件事的一切,当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哭着跑出房子,骑士们在三天之后才找到了躲在街道角落的卡托丽——一个失去了可以依靠的信念的女孩,在知道真相之前,她一直都渴望能为父亲复仇,但现在,她一无所有。”“回到家的我不愿和任何人说话,养父、养母、雷恩、或者是其他青梅竹马的同伴,他们时常来安慰我,但那些话没有办法为我重新建起新的希望……所以我就把耳朵捂住,不去听。我只是一个人练剑,有时还跟随其他城市的佣兵去剿灭土匪强盗——父母阻止不了我的行动,我第一次杀人就是在那一年,”卡托丽说着突然露出了凄凉的惨笑,“卡奥斯,照你的说法,如果在那时候知道‘云耀’的话,我说不定倒可以很快领悟……这真是讽刺。”“后来怎么样了?”罗兰轻声地询问着,仿佛害怕惊动身旁的女孩。“后来有一天,和强盗们之间的战斗非常激烈,我方和敌方都死了不少人,战斗结束后我发现自己身上都是血——都是我杀死的那些人流出来的,于是我就去到附近的湖边打算洗一洗,面对着镜面般的湖水,我发现映入眼中的景象突然变了,我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个十四岁的女孩子~!我好象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死亡骑士……”女孩的思绪回到了七年前,那个风雪交加的早晨。黑暗之鹰的双眸中正闪耀着夺人魂魄的光芒,即使是遮天蔽日的大雪,也无法阻止那火焰的燃烧。罗兰的思绪也回到了七年前,自己复仇终结的时刻。在那之后,曾经不顾一切、疯狂燃烧着灵魂的往生者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并不得不独自咽下伴随着复仇结束而结成的苦涩果实——迷茫,空洞,以及孤独。久远和他之间的距离,依然如故。“我曾见过黑暗之鹰,那时具体的情形已经毫无印象了,但他的那双眼睛……好象燃烧着火焰一般,让人无法正视的双眸,我却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那是我童年的噩梦。然而,当我注视着湖面的时候,我这才发现自己也变成了噩梦。”卡托丽清脆悦耳的声音再度响起,“那个时候我终于醒悟了过来,如果自己无法坦然面对曾经发生的一切,那么我就只会在仇恨的泥潭中越陷越深,最后变成与自己的信念完全相反的存在。”“我不希望变得和狭隘而自私的死亡骑士一样,所以我打算重新审视整件事,然后再决定自己的目标。”“结论呢?”罗兰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就是我刚才告诉过你的,绝不让自己的心被复仇左右~!当然,如果那个该死的法赫多德人胆敢再度出现,我一定会尽全力杀了他。”少女认真地回答,“但如果不再相遇,我不打算通过战争来对付他——尽管联盟的确有吞并法赫多德的想法,但我一定会反对,因为我自己就是战争的受害者。”“那么,你的另一个仇人……黑暗之鹰呢?”“这次的任务如果成功,亡灵们的战略计划就会彻底被摧毁,那时我会加入圣剑骑士团,把食尸鬼、蜘蛛怪还有死亡骑士都赶出大陆。如果那时候遇到黑暗之鹰的话……我发誓一定会杀死这个战争犯~!”“但据说他已经死了。”“那样也不要紧。我会以自身的经历来证明,罗兰·斯特莱夫的行为是错误的~!为了复仇而投身战争,甚至不惜杀死自己的导师,持剑与曾经的同伴撕杀,这样的复仇是错误的~!”卡托丽的声音就好象是彻耳的闪电,贯穿了倾听者的全身。

  原标题:从两大视角看英美新冠族裔光谱

  北京时间5月14日,瑞士联邦委员会和国际奥委会将向总部设在瑞士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提供可偿还贷款,以帮助他们减轻疫情带来的财务压力。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中特